美丽阅读

阅读本应美丽。

要很容易被小事高兴,才能活的开心


在去年学校运动会开幕式的时候,我站在台下的队伍里,和几个朋友扯着闲话,话题无非就是“学校让人一大早就集合站在这里,真是讨厌”和“昨晚电视剧又刷到第几集”这样无关痛痒的话,当是排遣时间。

我能看到坐在看台上的老师们,也是百无聊赖地东张西望,思念着在家看电视的儿子。

我身边是海外留学生代表团,不同肤色的他们都扛着自己国家的国旗,叽里咕噜地说着话,笑声像海浪一样呼啸。

当主持人宣读最后一项:面向国旗,行注目礼,奏唱国歌的时候。

这些咬着耳朵讲黄色笑话的,出神发呆想异地恋爱人的,表情凝重地思考昨晚没解出的高数题的,目光呆滞地望着前排妹子的腿的,都统统以高度的革命感,敏捷地转向国旗的方向。

虽然没有人饱含热泪,慷慨激昂地唱着国歌,但全程也算庄严和肃穆。

旗子升到旗杆顶头以后,我旁边的黑皮肤蓝眼睛女孩继续痴迷地啃着那只大胡子的脸。这段五星红旗下的跨国恋真让人啧啧称叹。

那一天我都活得很高兴。

有朋友问我,一个人的时候,会不会很不高兴呢。

会很容易孤独吧,可是同时也很自由啊。

高兴可以是凌晨12点,突发奇想地想去跑步,于是换上运动鞋,沿着人行道,在路灯下一路狂奔,与影子一起嘲笑那些荒唐的青春。那个早断了联系的昔日恋人早在跑步中被抛之脑后。

高兴也可以是在一个人在异乡的旅途中遇到一间便利店,本来不抱什么期望地打算买块面包充饥,可是却发现了最喜欢的榴莲饭。这个意外的惊喜让我边走边吃,独自享受。

高兴可以是加班回家天色已晚,又遇到大风大雨,被困在在地下通道里,无奈只能看看流浪少年抱着吉他唱歌弹琴。可他的歌声忽然让我感慨,年轻的多么美好的一件事。没有零钱可以给他,只能认真地为他鼓着掌,他也充满感激地看着我。

两个人的时候,应该更容易高兴了吧。

高兴就是需要和被需要,索求和被索求,关怀和被关怀。

每天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,说着各种各样的话。高兴就是相互联系和说不完的废话,是来电寒暄时的手机铃声,是网络聊天时的电脑键盘的击打声,是路上偶遇时不知说什么好时的“你吃了没”,是同宿舍的没有血缘之亲的舍友的“不早了,我先睡了,你也早点啊。”

高兴就是看深更半夜里和男友看同一部恐怖片,然后我掐着他,在半夜里大吼大叫,他哈哈哈地嘲笑我,却丝毫没有见怪的意思。

高兴就是若干年后,我在马路上遇到我曾经的恋人,他向我坦诚介绍他的妻子,他们笑起来时,眼睛弯得像是同一夜的月牙儿。我真心实意地祝他们幸福。然后感慨他真的是个好男人,只是我们彼此不合适。

高兴就是一个有洁癖的好友过生日,我们一起抹蛋糕,我把蛋糕盖在她的脸上,她也一点不介意。然后她从脸上挖出一块奶油,向我袭来。

人是群居动物,但是在群体中也很容易被冷漠。

能在人群中被别人记得是一件很高兴的事。

高兴可以是十年后我们再次同学聚会,昔日的那个“侏儒男孩”已经比我高两头,他非要拉着我再比一次身高。他丝毫不记恨我当年那个恶意的玩笑。

高兴是我无意间谈到了毕业典礼上我们合唱的跑调版本的《对面的女孩看过来》,猛然提起,大家都还记得当年是哪个“二逼”把一整个班的人都带跑调。

高兴就是一群人在饭桌上侃着大山时,最能喝酒的哥们儿拿着酒瓶子停不下来,旁边和他不甚熟悉的女同事会悄悄扯扯他的衣角。

感情像杯子里的水,洒出一些便少一些。

可是高兴可不认这个理儿。

越容易高兴,便变得越高兴。

要感谢生命给予的惊喜。感谢久别的问候。感谢雨露和阳光。

高兴是一件简单易得的事情。

要很容易被小事高兴,才会活得很高兴。

作者:田媛


评论(2)
热度(46)

© 美丽阅读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