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丽阅读

阅读本应美丽。

不要试图改变你的另一半

在夫妻的关系当中,我们经常会碰到有一方会千方百计地想要去改造另一方,这样的话,会不会特别容易引发两个人之间的矛盾,让感情生活走向不好的方向?


伴侣不顺眼的那个部分,其实都是你自己内在的东西


有这样一个笑话,男人跟女人结婚后,希望女人永远不变,还是结婚前那种青春、美丽、纯洁少女的样子;可是女人呢,却都希望男人改变。比如说,婚前他有这样那样的不足,但婚后会变成一个好好先生什么的。可是很抱歉,双方都让对方失望了。女人变了,变得像黄脸婆,可是男人一成不变,还是那个德行。所以说,在婚姻当中,你会发现你看伴侣不顺眼的那个部分,其实都是你自己内在的东西,所以你要改变他的时候,其实你自己都做不

生活从下班开始

我从前就说过:生活从下班开始。


其实这句话并不意味着我下班后的生活多么丰富多彩,只是我觉得现在大多数中国人的精力和生活都是围绕着工作,莫名其妙地公私不分,下了班还要去应酬,还要去吃那些不想吃的饭,去见那些不想见的人--这是我特别不喜欢的。


我在从上海回南京的火车上,旁边坐了一个女人,从上火车开始,她就没闲着。一个多小时,她始终在打手机,先就家里的垃圾该怎么处理跟人吵架,然后说公司的业务,给这个说完给那个说,说得没完没了。我心想:你至于吗?你那点破事儿,迟点打会死啊!


我现在算不算成功人士?从一般社会大众的感受来说,应该还算可以吧,我要觉得自己还怎么不行,就太矫情了。但人总

怎样才能让魔法过了十二点也不会消失?

深红的花瓣睡着了,然后是白色的;

柏树也不再舞摆于宫苑小径;

金鱼也不再睒眼于斑岩圣钵;

萤火虫醒来:唤醒了你和我。

……

流星悄然掠过,留下一道

光亮辙印,犹似你留予我的思虑。

百合敛起它的全部芳馨,

潜入湖泊的中心:

我的爱,你也这样敛起自己吧,

潜入我心,随后迷失踪影。


——节选自《公主》-阿尔弗雷德·丁宁生


幽暗的夜色平添了公主的神秘与美丽,也打动着爱人柔软的心。但是午夜钟声敲响之时,魔法是否就要在爱情盛放之际消失?哦,不会的,装饰外貌的魔法也许会消失,充实心灵的却不会。时时刻刻汲取生活的智慧吧,让这些

忍住了看你,却忍不住想你

格桑花开了,开在对岸

看上去很美。看得见却够不着

够不着也一样的美


雪莲花开了,开在冰山之巅

我看不见,却能想起来

想起来也一样的美
看上去很美,不如想起来很美

你在的时候很美,哪比得上

不在的时候也很美


相遇很美,离别也一样的美

彼此梦见,代价更加昂贵:

我送给你一串看不见的脚印

你还给我两行摸得着的眼泪
想得通就能想得美

想得开,才知道花真的开了:

忘掉了你带走的阴影

却忘不掉你带来的光辉
花啊,想开就开

想不开,难道就不开了吗?

你明明不想开,可还是开了

因为不开比开还要累


 我也一样:忍住了看你

却忍不住想你

想你比看你还要陶...

这“见鬼”的爱情

我要讲的爱情故事,可能发生在我的身上,也可能发生在你的身上,发生在每一个人的身上。故事全部都是真事,为了讲述方便,我用第一人称。


下面这段话,我觉得是我知道的最牛的开场白:我和我老公第一次约会,吃的第一顿饭,我说的第一句话,我说:我没时间和你谈恋爱,我要结婚。这句话说了你可能觉得我很二,但要知道那个时候我刚刚结束一段长达六年的爱情,那六年我爱得小心翼翼,爱得委曲求全,我们很少见面。最常用的联系方式就是发短信。我总觉得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最大的承诺和赞美,就是娶她。而我们之间从来不会谈这个话题。我很明白,就是因为他不够爱我。就这样,我等了一年,两年,我想跟他死磕,但是六年过去了,我觉得我...

安全感是一个借口

一个夏天的黄昏,晚风很暖,啤酒很凉,我和几个好朋友在雍和宫大街的烧烤摊小聚。一个朋友谈起了他作出的一个重大决定:辞掉在中石油的公职,先去马来西亚诗巴丹深潜,然后去泰国或者菲律宾,找一家潜店,做一个潜水教练,后半生就和海在一起了。


这样的决定并不让我们感到意外,关于这件事,他提了好久了。我好奇的是,他究竟是如何想通,下定决心放弃这份来之不易、人人羡慕的工作的?


他说,是我终于想明白了一个道理,安全感的问题。


“活了30多岁了,仔细想一想,人生哪里由什么绝对的安全感?很多时候,我们总以为有了一份理想的工作,或者找到了一个真心相爱的人,就能过上有安全感的生活。事实上走到了那一步...

谁的青春没有一场独角戏


遇见李慕白,是在广播站。那年我大一,他大二。

即便在时隔多年后的今天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我仍然觉得美得让人窒息。虽然自始至终,这都只不过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。可是有些人单单只是一场遇见,就已经花掉了生命中的好多运气。更何况对于李慕白,我们还有过那么多细密的交集。

我叫林小小,这是一个关于暗恋的故事。故事中这个叫李慕白的男子,他丰富了我人生的意义。因为他,我一点点变得美好。

 他的出现融化了我所有的准则

大概每所大学里,广播站的招新工作都是一道风景。我和程玲去食堂吃饭的时候,广播站报名的板牌前已被围得水泄不通。

程玲说要不我们也去凑个热闹呗。星期一,当我和程玲按通知上写的时间和地...

像伺候老板一样伺候自己


前一阵子一个朋友出书,发了封面设计让我和另外一个朋友看,我们俩看完都不满意,就分别告诉了那个朋友我们的感受,朋友是一个老实又懂事的姑娘,想把设计改一改就行了。我问,实在不行换个设计可好?朋友为难,说这个设计是朋友的朋友,半生不熟的关系,反倒难说。

我想了想,就又写信给她,让她换个角度来想,如果这不是她自己的书,而只是她的工作,是她要对别人负责的作品,她是否会很较真的让那位设计朋友改,甚至干脆换个设计?最后我说,你对自己要公平。

话不知道是不是听进去了,但是最后设计又重新做了两版,的确比原来好了很多。

今天出门办事的时候,我在大风里走着,一直想着这件事,是由于看了另外一个朋友写的年终总结,...

朋友是我们自己选择的亲人


那个秋天,因为和一个酒鬼发生口角,我和妻子同时被推向了生命的悬崖。

那个酒鬼的刀子先后四次造访我的腹部,妻子护着我,因此也被割破了脖颈,幸运的是,离动脉相差了2厘米的距离。酒鬼行凶后逃之夭夭,我们倒在地上,已经连呼救的力量也没有了。最后,是邻居救了我们,把我们及时送到了医院。而我的朋友,刚刚还在一起吃饭的朋友,却不见了踪影。甚至,他比那个酒鬼逃得还要迅捷。我不指望他为我挡刀子,难道在朋友生命危急的时候,叫一辆救护车来都不行吗?

他亲眼目睹着整个过程,不肯为我施以援手。包括在我和妻子住院的日子里,他也没有露面。这样的朋友,无疑是对友谊的当头一棒。

看过作家蒋子龙的一则轶事:

有一年,隆冬...

1 / 27

© 美丽阅读 | Powered by LOFTER